日前,海沧区融媒体中心联合新浪厦门推出“壮美海沧·70年蝶变”#一个转身爱上她#系列策划,带你走进海沧区10个村居,从文图、视频全方位感受海沧的一村一品一特色。

  Duai~Duai~Duai~(拟声)色泽晶莹,入嘴润滑,清甜可口,一碗下肚,酣畅淋漓。

  这是什么神仙美食呢?本期“壮美海沧·70年蝶变”#一个转身爱上她#系列,海沧君将带你走近嵩屿街道贞庵村,了解厦门“老字号”手工美食——石花冻。

  纯手工制作 全程无添加

  挖草、洗晒、熬煮、过滤、分碗、成冻……几个字就能概括石花冻的制作过程,但实际上,手工制作耗时耗力。

  每年农历二月,海里的石花草正茂。这时,也是下海挖草的好时候。

  尽管天气还未转暖,但为了让大家吃到美味香甜的石花冻,海水再冰冷,贞庵村岭上社村民张美生阿姨也会下海挖石花草。

  “1斤石花草大约可制作40斤石花冻。”张美生阿姨把挖回来的石花草一堆一堆地清洗,晾晒在顶楼天台。

  一般经过“十洗十晒”,石花草才算清洗干净,夹杂其中的贝壳、杂物会少很多。“清洗晒干,再清洗再晒干,反复十次,至少要8天时间,之后才能使用。”张美生阿姨说,这是“看天吃饭”的工序,遇上阴天、下雨等,耗时更久。

  如果第二天要出摊,前一天下午三四点就得开始制作。多少石花草加多少水,熬煮多久,这些成了张美生阿姨多年来积累的经验,连她自己都道不明。“如果喜欢口感软一点,可以少放点石花草;如果想让石花草煮得软烂一些,可以加一小勺白醋。”

  翻滚着热气的石花草汁,随着熬煮,变得浓稠。张美生阿姨忍着烫手,用三层网纱布过滤掉石花草,分离出浓稠的汁。

  这么烫手,为什么不放凉再过滤?张美生阿姨说:“趁热乎,必须马上过滤。稍微放凉一点,它就开始凝结了。”

  放置六七个小时后,第二天一早,一碗碗石花冻成型了。整个过程,除了石花草和水,全程原生态无添加。

  连续4年获评“名小吃”

  今年61岁的张美生阿姨,从小跟着妈妈学习制作石花冻,坚持手工制作已近50年。

  10多年前,张美生阿姨和丈夫凌晨四五点就出门,挑着担子,坐船进岛卖石花冻。八市、美仁宫、中山路,这些地方,他们都去过。

  石花冻,不仅是陪伴厦门人成长的童年美食,也逐渐成为新厦门人的心头好。现在,张美生阿姨和丈夫专心照顾孙子,已不再奔波售卖石花冻,偶尔在村里的菜市场出摊,还会被邻里“抱怨”:出摊不勤快,想吃吃不到。

  在贞庵村岭上社,许多村民和张美生夫妻一样,靠着这一门手艺,撑起一个家,哺育了一代又一代。

  所谓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”,食物的来源与大自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经海水冲刷,岩石上生长出一种叫石花的植物,形似黑木耳。先辈们发现了这种植物经特殊工序,能制作成石花冻。

  自20世纪50年代起,贞庵村村民掌握了石花冻的作法,并将其向周边推广,成为村民可观的经济收入。贞庵村的石花冻也因此远近闻名,从2014年起,连续4年被评为“海沧本土十佳名小吃”。

  据贞庵村村委会工作人员杨惠华介绍,目前,贞庵村约有1200户村民,而岭上社的300户村民里,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制作石花冻。每年端午节到国庆节期间,村里近30户村民依然会前往岛内外各个市场售卖石花冻,让更多人尝到记忆中的味道。

  古早美味在指尖代代相传,传承的不仅是一种美食,也是对传统手艺的传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