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月9日-10日,由邹静之编剧,张国立首度执导,张铁林领衔主演的话剧《我爱桃花》在闽南大戏院上演,老戏骨张铁林与实力派演员高晓菲、张博同台飙戏,带领鹭岛观众从唐朝穿越到现代,由浅入深地探讨千百年来痴男怨女的情感困境。

  据悉,此次巡演厦门站将是话剧《我爱桃花》年前收官全国最后一站,更是年前福建省唯一一站。 1月8日晚,话剧《我爱桃花》的三位主演率先与厦门剧迷见面,分享了排演过程中的故事。张铁林不忘趁着老搭档没到场,开玩笑说:“张国立初次做导演,就有这么棒的演员给他‘加持‘,让他‘一炮而红’,是多么幸运的事。此次合作,更像是老搭档的新配合形式。”

  作为张铁林为数不多的话剧作品,他坦言:“接此话剧时心里很忐忑,因为演过《还珠格格》,大家都叫我‘皇阿玛’,本来我怕大家说怎么皇阿玛戴着绿帽子来捉奸。但后来一想,策划这事儿的人是纪晓岚,我演捉奸的又不是偷情的,怕啥!挑战不同的角色,其实也正是做演员的有趣之处,可以拥有新的世界观和价值观。”

  寒风无法阻挡剧迷热情 台上台下互动接戏

  厦门的寒风阻挡不了剧迷们的热情。剧中有一段冯燕要自杀的戏,台下的观众跟着起哄,饰演冯燕一角的张博在台上也不禁感叹“厦门真是一座好城市”。谢幕时,张博更是表示他演了这么多场戏,只有厦门的观众如此热情地投入到戏中,非常的难能可贵。

  除此,张铁林在谢幕时还不舍与剧迷分离,要跟大家再聊两句。当张铁林谈到:“因为疫情,《我爱桃花》要在厦门剧终了,所以很珍惜演的每一场戏……我演过《还珠格格》,大家都叫我皇阿玛。”台下的观众异口同声地大喊“阿玛”,“皇阿玛”的热情互动使得现场的气氛轻松而不失热烈。

  一个“会错意”的故事,庄生梦蝶的“戏中戏”

  话剧《我爱桃花》是“中国金牌编剧”邹静之的第一部话剧作品,自2003年被搬上舞台后,至今已经演出17年。它精巧的戏剧结构和充满韵律感、对人性深度剖析的台词,经过时间洗练和检验,堪称是“花开不败”的中国原创话剧中的经典之作。

  该剧是一部探讨情感问题的后现代剧,脱胎自明代拟话本小说《型世言》中一则关于偷情的唐朝逸事。话剧《我爱桃花》重点和亮点,便是“戏中戏”。编剧邹静之打破叙事空间和时间的限制,自由地穿梭于唐朝与现代两个维度,借不可描述之“情事”写古往今来之“情结”。全剧仅有三个角色,人物却要不断跳进跳出,一个是千年前恩怨情仇的唐传奇,一个是现当下爱恨缠绵的婚外情,戏里戏外演绎着纠缠不清的爱情故事,让观众在戏谑与荒诞的剧中感悟透析人性。

  编剧邹静之表示“这部剧看似在诉说,实则是模糊了现实与梦境,让人徘徊在人性和剧情的边界。因此,舞台上演着桃花中人性的旖旎,看的人仿若在梦中。”

  名家指导,名角坐镇

  此次在闽南大戏院上演的话剧《我爱桃花》是张国立首次担纲导演的话剧作品。早在十几年前,张国立就非常喜欢《我爱桃花》这个剧本,还买下了它的电影改编权,但阴差阳错,多年来一直未能如愿,此次在舞台上解读这部作品也算是了却了多年宿愿。

  这一次作为话剧导演的张国立,不仅仅是呈现表演,他将自己的表演理念、审美观念、感受力和掌控力通过《我爱桃花》的舞台语汇做了集中的呈现。与此同时,演出邀请到“皇阿玛”张铁林的强力加盟,出演剧中“张婴”一角,被称为“皇帝”专业户的铁林老师这次饰演的却是个不懂体恤、嗜酒如命的小人物,褪去龙袍加身的光芒,他带来了一个更接地气、更有“笑”果的张婴,举手投足的幽默感引得满场喝彩。

  此外,另外两位主演高晓菲、张博也是著名的实力派演员,表演投入、演技纯熟,老戏骨与实力演员的同台飙戏可谓看点十足。

  据悉,在话剧《我爱桃花》之后,2021年闽南大戏院还将有一系列重磅演出接棒,包括《敬这伟大的良宵——鹿先森乐队音乐会》、自得琴社《琴为何物》音乐会、上海昆剧团《临川四梦》、《2021老生常谈——王珮瑜京剧清音会》、音乐剧《春之觉醒》、周一围领衔主演话剧《枕头人》、口碑好戏《牛天赐》等,在新的一年里充分满足厦门观众们的文化观演需求。(通讯员 罗颖)